在群山与河流之间发掘诗意

作者:纳张元(云南大学文学院博士研究生、大理大学文学院院长)  诗人吉狄马加的诗篇中常常呈现“群山”与“河流”两个意象。“群山”代表源于生命本真的爱与力,以及由此而衍生的文明、精力,他以生命描写着群山。他的诗篇深度则来自飞跃不息的河流,心意贯穿生命与诗意的人类长河,成为其间随水东进的潜流,抑或跃然起浮的浪花。吉狄马加的诗篇不再是民族回忆消逝的单纯挽歌,而是对土地、对山野乃至对地球的关心,是对有生之灵的重视,是对人类、文明以及精力的负重,有高度、有锐度、有力度。  赋予群山更高的海拔和更广博的胸怀  吉狄马加的人生、魂灵与诗篇中,“群山”是挥之不去的峻拔,这是他以悉数的力气烙在骨子里、魂灵深处以及诗篇中的存在。生于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昭觉县的吉狄马加,完全是一个从群山深处走出来的大山之子,一个流淌着纯粹彝族血液的诗人,群山也天然成为他的故土、他的血脉、他的族群的标志。一起,他心中和笔下的群山还远远逾越于此,具有更高的海拔和更广博的胸怀,包含着他对人间的悲悯、对夸姣的执守、对精力的崇奉。他的文明讲演集题为“敬畏群山”,明显地亮出他对山地的爱与敬。这样的“敬畏”,当然与他本是大山的后代有关,更是理性、反思、博观、内省之后深入的广博体悟和人道了解。  吉狄马加以厚意重视故土和民族的点点滴滴,倾诉自豪,思念逝去,担忧实际,为民族精力谱系的传续和文明根性的存留而长歌当哭。他以诗笔显示口弦这一细小乐器的强壮力气,他担忧现代文明对故土的侵袭,他痛苦于民族精力传统的断奏。他心中的群山,假如只是只要自我的高度,那么吉狄马加的著作或许早就泯然无声或只是只是微声低吟了。由于,当下的少数民族文学创作中并不缺少相似的声响。在这样的高度上,和鸣现已太多,如众蝉齐奏,群鸟相呼。  吉狄马加之所以成为吉狄马加,是由于他心中和笔下的群山,不只是是他的出生地和故土。他绝不狭窄地限制于此,而是从自我的阅历和情感宕开,愈加灵通地观照了山地在“今世以都市、工业和信息为主导的文明布景中,山地之于咱们的生计、日子和思维”,是否具有不可或缺的价值和含义。他坚定地以为,“实际上,即便成长于都市、祖祖辈辈日子在平原的人,谁又不曾对悠远而奥秘的群山魂牵梦萦呢?谁又不曾面临崇山峻岭在敬畏中沉思默想或在惊讶中欣喜若狂呢?说到底,咱们理解,在这个地球上,山地既是一个特别的地舆概念,又是一个文明载体,也是一种心灵寄予。也就是说,从天然的视点看,山地是这个地球上生物多样性和物质丰富性的资源宝库;从文明的视点看,山地是人类多元化、多元日子的诞生地和传达地;从精力视点看,山地是生命的肇始、回忆的故土和魂灵的奥秘归宿”。在他这儿,山地赋有物质与精力文明的两层价值。  其实,在吉狄马加的诗篇中,群山是一种源于人类根性,对天然的接近、对情感的体悟、对传统的看护、对崇奉的坚持、对文明的尊重等全部夸姣的、朴素的、可贵的存在。但是,群山好像现已离咱们越来越远,取而代之的是对生命与爱最直接的体悟力的损失,对原生的、质朴的真善美的忽视。所以,吉狄马加除了以文明讲演的方式为山地及山地文明、山地精力的存续而呼喊,他还以诗篇探究和显示在当下社会群山是怎么矗立在人的心灵与血脉之中的,又企图以诗篇的力气去唤醒人类魂灵中熟睡或被遮盖的爱、容纳与崇奉。  赋予河流诗性的生命与深度  吉狄马加可以卓著屹立于诗人之林,除了群山的高度之外,还源于他对诗篇深重的爱。诗篇,对他而言,是融入生命的河流。生命不息,诗性不灭,长河飞跃,诗意有源。对群山,他敬畏而且有着激烈的关心感、职责感、任务感,对诗篇,他又何曾不是爱而重之呢?  由于懂得和深爱,吉狄马加自觉地担负起了诗篇崇高的职责和任务。他的诗篇不是开在尘土中的凡俗之花,而是飞翔在群山之巅强健的雄鹰,有着让人仰止的高度与俯视方有的情怀。吉狄马加在2018年“塔德乌什·米钦斯表现主义凤凰奖”颁奖仪式上的致谢辞中曾说:“不必置疑,假如诗篇只是是一种对自我的发现,那诗篇就不或许真实承担起对‘别人’和更广义的人类命运的重视。……在这样一个年代,作为有职责感和良知的诗人,假如咱们不把保卫人类发明夸姣日子的权力当成职责和职责,那对夸姣的诗篇而言将是一种可耻的行为。”  正是对诗篇的任务感和职责心,加之作为群山精力保卫者、传承者的自我认知,吉狄马加有一种以诗篇看护和呼喊人类性的文明崇奉和职责担任。他深知,河流之于人类文明的价值和含义。人类文明的前史中,直通古今的长河,除了长江、黄河、密西西比河、尼罗河等,还有一条不可或缺的长河,那就是诗篇。这条长河,描写人类的过往,攸关人类的未来。腾跃飘动的浪花,是人类文明的高度,潜龙藏珠的水底是人类精力的深度。吉狄马加将他的爱献给诗篇,将他对民族的担任、人类的关心、群山的敬畏,皆融入这条长河,贯穿这条长河,在这条长河中激荡起归于他的浪花。  一遍又一遍地怀着叩问之心去细读,我一次又一次地被吉狄马加诗篇中深入的感悟、广博的关心,诚挚的敬畏所震慑。吉狄马加和他的著作蕴藏着土地浓黑肥润的活力,饱含着群山托举天穹的勇气,飞跃着河流生生不息的力气,凝聚着他对这土这山这河这人的爱恋。我能与他的心痛共识,那是现代文明的轰鸣而至,消解和弥散许多他和我都记住的、眷恋的、酷爱的存在,乃至消解和弥散了他和我自己。因而,他和他的著作,是叩问天穹的歌啸,是护卫过往的执着,是嵌入皮肤、植根血肉、穿刺魂灵的自豪,是千年不停、浩瀚无垠的精力,是至刚至强、忠诚于心的崇奉。但是,吉狄马加又逾越枷锁,他的关心、爱恋与痛楚,滋润着地球上细小的生命体以及附着于其上的精力与魂灵,那是他悲悯的、神往的、动心的,希冀能存续下来的另一些宝贵的存在。他对传统精力的连续,对地球生命的完好,对国际应有的多元都有着深挚的关心。  吉狄马加的诗篇,有高度,这高度来自群山的崇奉和据守。吉狄马加的诗篇,有深度,这深度来自飞跃不息的河流。他不限制于自我的发现,超逸于民族与血脉的捆绑,而是以逾越的心态、广博的胸襟来观照人间,酿制诗意。  《光明日报》( 2020年01月22日?14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